新闻中心 Case每一个设计作品都举世无双

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资讯 > 专业知识 >

谁制造了阿拉伯网红?直播火爆中东背后的中国

日期:2017-06-23 / 人气:


很难想象,在如此异域风情的直播平台背后,竟是中国的运营团队。而这仅仅是中国直播平台出海的一个缩影。

国内直播战场愈发激烈,海外市场,尤其是“一带一路”上的机会红利逐步显现。据腾讯研究院分析,“一带一路”上的12个热点国家(大部分集中于东南亚和西亚北非两大热区),均活跃着中国直播平台的身影。直播出海风潮已于2016年爆发。

走出去,不只是中国模式的简单复制,中国血统融入陌生国度,有机遇也有挑战。未来又将何去何从?本报告首次试图从“一带一路“的发展视角,揭示国内直播平台出海背后的新蓝海。

新机遇:“一带一路”超过欧美,成为直播平台出海热区

直播出海已经成为一种潮流。据公开资料统计,目前在海外开展直播业务的国内直播企业有近50家,地域遍布亚洲、欧洲、非洲、美洲和大洋洲的45个国家和地区。

据腾讯研究院分析,在这些出海直播平台分布的境外国家和地区中,隶属于海外“一带一路”国家的地域达到69.82%,俨然已然超过欧美国家(非”一带一路”)的22.52%,成为直播平台出海的热点区域。


截至2017年6月
数据来源:腾讯研究院分析


从整体上来看,“一带一路”沿线范围较广,已经串联起东北亚、东南亚、南亚、中亚、西亚北非、东欧6个区域的64个国家。

腾讯研究院基于对“一带一路”上直播出海平台的下载用户和付费用户统计分析得出,当前直播出海平台集中于“一带一路”的12大热点国家,主要分布在2大热点区域。

12大热点国家—如下图所示,用户下载热度前三名的国家为印尼、马来西亚、沙特和泰国;用户付费热度前三名的国家为沙特、印尼和泰国。

2大热区—直播出海普遍集中在东南亚和西亚北非。


截至2017年6月
数据来源:腾讯研究院分析


新现象:四大现象解读 “一带一路”直播出海密码

    时间:直播出海热潮于2016年爆发

据腾讯研究院分析,“一带一路”上的直播平台出海,从2013年开始起步,经过3年的发展,2016年开始爆发式增长。尤其在2016上半年,共18家“一带一路”直播出海平台上架,达到历年来的高峰。伴随着国内直播平台在2016年的井喷式发展,直播出海也成为热潮。


截至2017年6月
数据来源:腾讯研究院分析


    类型:秀场起步,多元化待拓展


据腾讯研究院分析,出海“一带一路”的直播平台,以秀场类平台居多,还有少量布局在体育直播和游戏直播领域。这与国内直播行业起步期时秀场为主的布局一致。虽然时间上与国内直播热潮在2016年同步爆发,但出海直播平台类型的多元化程度远低于国内当前水平。


    资本:初创为多,三类资源加持


从出海“一带一路”的直播平台背景来看,过半数的平台为专攻海外直播市场的初创企业。但同时也有45%的出海直播平台依靠相关资源支持,主要包括以下三类

第一类是国内互联网巨头的海外布局
,采取自主运营或投资的方式切入海外直播市场,分享国外红利。

第二类是国内直播平台的全球化扩张
,借助国内直播技术及运营经验,开拓海外新市场。

还有一类是已经具备海外市场基础的公司
,包括硬件出海、工具出海、游戏/短视频内容出海等,通过开拓直播业务,形成与原有业务的协同效应,布局多元化经营。

“一带一路”的直播出海平台背景


    企业:明星项目已经出现

出海“一带一路“的直播平台中,以BIGO LIVE等为代表的明星直播平台已经显现,用户多,且获大量资本青睐,表现引人关注。

    吸金高地,资本集中度较高

根据IT桔子数据分析,公布融资信息的11个“一带一路”出海直播平台中,5家已经进入B轮和C轮。各平台历轮累计融资总额为26.01亿元,平均每家累计获得2.36亿元。

获投最多的三大平台BIGO LIVE,Live.ly和Live.me的融资总额占总体74.94%,其他平台占比都在10%以下。

当然,与国内直播头部平台获投数十亿元规模、成功上市和独角兽频出相比,出海直播平台还有待进一步发展。

“一带一路”的直播出海平台融资总额排行榜


截至2017年6月
数据来源:IT桔子,腾讯研究院分析

    榜单明星,战绩亮眼


出海“一带一路”的直播平台表现不俗,BIGO LIVE于2016年3月上线,截至2017年5月,全球注册用户已经破亿。KittyLive、Live.me累计下载量突破1000万次。


除此之外,近30%的平台在最近一年内登上过主打地区APPStore总榜免费榜前50(下载量),5家最近一年登上过主打地区榜单榜首(下载量),成绩十分亮眼。

近一年进入当地APP Store总榜免费榜榜首平台列表


截至2017年6月
数据来源:ASO100,腾讯研究院分析

新路径:内外因素驱动直播出海突围


为何“一带一路”上的直播出海热潮涌现?国内直播走进下半场,增长放缓而竞争激烈,资本加持挤压小平台生存空间。相比之下,“一带一路”上的新兴市场红利逐步显现,过剩的国内产能向尚未成熟的海外市场流动,也许就是现象背后的答案。

    红海竞争的国内直播下半场


第一,行业天花板未及,但涨势后劲不足

当前,国内直播市场距离天花板还较远。2016年,据方正证券数据显示,中国直播市场规模150亿元,预测2020年市场规模将达600亿元,行业天花板远未触及,还有较大的增长空间。但预测年增长率将从2017年的60%逐步下滑至2020年的24%。

直播市场规模增速放缓的背后,流量红利不再,从拉新到留存,直播行业也开始步入下半场的用户粘性争夺。据Quest Mobile数据显示,直播平台的月人均使用时长,从2016年下半年达到203分钟的高峰后开始回落,2017年年初降到182分钟。

第二,红海竞争,巨头领跑

当前国内直播市场,存量数量已经达到数百家,市场梯队初现。据艾瑞咨询数据显示,国内头部9家泛娱乐直播平台的日活200万以上,营收规模占比超70%。而过百家日活在30万以下的长尾平台,仅仅获得15%的营收份额。

而且头部的直播平台,往往已经上市或跑成独角兽,例如YY、映客、斗鱼等。或者被投资甚至并购,纳入互联网巨头的生态,例如龙珠直播被苏宁收购、一直播与微博达成战略合作等。

第三,盈利不佳,行业洗牌进行中

看似红火的直播实则“烧钱”不止。据公开资料显示,即使是头部的直播平台,也鲜有盈利,2015年映客仅盈利167万,多数直播平台被爆盈利状况不佳。

成本高且收入不佳,无疑是源头。一方面,主播效应下的天价主播签约费用和底薪、带宽费用、营销拉新等,让经营成本高居不下;另一方面,内容同质化严重,多元化变现收入差强人意。

种种因素加持,国内直播行业洗牌在即。

已经有超过10家小有名气的直播平台倒下,例如曾被估值五亿的光圈直播。除了倒闭,部分直播平台还被曝出拖欠主播薪资。进入2017年,新创直播平台数量更是骤减,资本并购数量也开始上升。

当然,随着直播+的推进,国内直播市场仍有空间。但红海鏖战之下,无论对于已形成竞争壁垒的大平台,还是步履维艰的小平台而言,海外市场无疑成为拓展直播潜力空间的新蓝海。

    四大亮点造就“一带一路”直播新蓝海

对于直播平台而言,流量变现是基础,所以出海地域的潜在用户规模和消费能力等,成为直播平台考量的必要因素。“一带一路”国家释放的人口、网络、经济和政策四大红利,相比欧美市场,让国内直播企业嗅到新商机。


第一,人口红利:基数大、增长快和年轻化


“一带一路”国家上的人口红利,可以简要概括为基数大、增长快、年轻化三大特点,为出海直播平台的潜力用户拓展提供基础。

    全球四成人口的市场

2016年“一带一路”上,64个海外国家的人口总数为32.1亿人,占全球人口的43.4%。全球除中国外12个人口过亿的国家中,“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占据6席。其中印度人口超过13亿,印度尼西亚、菲律宾、俄罗斯、巴基斯坦和孟加拉等人口均过亿。

    人口增速普遍强劲

“一带一路”国家的人口存量将保持高速增长。据联合国数据显示,全球2015-2020年人口增长率为1.08%,而北美国家仅为0.74%,而除东欧外“一带一路”国家的人口增长率指标为1.39%,显著高于北美和世界平均水平。

    年轻化的潜力市场

据腾讯研究院调研数据显示,年轻一代是直播用户的主力军,崛起背后的因素包括兴趣导向、主播效应、圈子社交、数字原住民等多方面的因素。

根据联合国数据,全球20-34岁人口占比24.01%,其中北美仅为20.90%。“一带一路”直播出海热点国家的这一指标为25.58%,年轻人占比领先。例如直播平台集中的中东地区,50%以上是18-25岁的年轻人。

第二,网络红利:逐步优化的网络条件,用户习惯养成正当时

网络基础设施水平是直播出海必然考虑的基础。在互联网应用出海过程中,也不乏前车之鉴。对于“一带一路”国家的网络红利,可以从网络基础设施和移动应用使用习惯两方面考量:

    网络基础设施:渗透率低但增速可观,4G网络覆盖初见效果

从整体上来看,据Internet Live Stats数据显示,2016年全球互联网渗透率达到45.62%,而“一带一路“直播出海12大热点国家为38.83%,未来还有较大的提升空间。

但从增速来看非常可观,12大热点国家的网民增速高达16.13%,显著高于世界水平5.83%。其中,印度网民增速更是达到全球第一30.50%。

在移动直播的势头下,直播的移动化、流畅度、清晰度要求更高,需要智能硬件和新一代网络技术的支持。

从智能手机普及情况来看,“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移动电话平均普及率高达121.6%。其中,印度已超越美国成为全球第二大智能手机市场。从4G覆盖率来看,据2016年OpenSignal公布数据分析,上榜78国中,32个“一带一路”国家平均4G覆盖率为62.7%,虽然略低于总体水平64.8%,但不乏表现突出者,例如新加坡(82.61%)、科威特(81.77%)小幅领先美国(81.3%)。此外,卡塔尔、阿联酋均在75%以上,高于中国水平。

    移动应用使用习惯:APP下载量进入全球前列,视频和社交类占比过半

从整体上来看,据App Annie数据显示,在Google Play 2016年全球下载量排名榜单上,共有印度、印尼、俄罗斯、土耳其、泰国、越南六个“一带一路”上的热点国家进入TOP10,印度更是一举超过美国成为冠军。

对于直播平台而言,兼具视频属性和社交属性,腾讯研究院根据App Annie数据分析,在12个热点国家的APP Store免费榜TOP10中,视频和社交类应用几乎都占据半壁江山,为直播出海奠定较好的用户使用基础。

第三,经济红利:正在崛起的高GDP和用户付费习惯

对于直播平台而言,从使用到付费才是平台盈利和持续经营的核心,而经济发达水平决定着用户娱乐消费能力。对于“一带一路”国家上的经济红利,可以从用户付费能力和付费习惯两方面考量:

    付费能力:高GDP热国彰显消费潜力

据预测显示,2016年“一带一路”沿线64个海外国家GDP之和为12.0万亿美元,仅占全球16.0%,相比欧美市场,还有较大的增长空间。

但其中,人均GDP超过中国的“一带一路”国家高达23个,更不乏高GDP国家。例如,卡塔尔2015年人均GDP超过7万美金,位列全球人均GDP第五位;新加坡以5万多美金位列第十;阿联酋超过4万美金,位列第二十一,为直播的付费打赏等变现提供消费潜力。

     付费习惯:视频和社交类应用的付费基础形成

以消费能力为基础,还需要进一步考量用户对于应用的付费习惯。正如上面分析,直播平台兼具视频和社交属性,腾讯研究院根据App Annie数据分析,在2016年印尼、新加坡、俄罗斯、土耳其和印度等热点国家的移动应用收入排名TOP10中,约半数均为各类视频和社交产品,无疑为直播出海的付费习惯养成奠定基础。

其中,印尼和新加坡尤为凸显,直播类应用已经位列收入排名前列。

数据来源:App Annie2016 年热门应用iOS 与 Google Play 综合收入排名TOP10,腾讯研究院分析

第四,政策红利:数字丝绸之路正在起步


谈起“一带一路”上的合作,人们最先想到的往往是铁路、能源等基建项目,而在数字经济时代,数字丝绸之路的发展也成为未来的方向。对于互联网企业而言,“一带一路”出海的政策红利正当时。

在2017年5月召开的“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上,习近平主席发表主题演讲,坚持创新驱动发展,推动大数据、云计算等建设合作,为各国在互联网时代提供良好创业环境,彰显未来关于“一带一路”建设发展的政策支持。

此前,“一带一路”官方文件《愿景与行动》也提出,以政策沟通、设施联通、贸易畅通、资金融通、民心相通的“五通”为建设重点。对于直播出海的互联网创业企业,无疑未来将有望借力数字丝绸之路的政策红利发展。

当然除了以上四大红利之外,选择“一带一路”的东南亚热区出海,还有一定的地缘优势,比如文化的相似性、较低的用工成本和优惠的税收政策等。

整体而言,在国内直播走入下半场的同时,得益于以上人口红利、网络红利、经济红利和政策红利,“一带一路”上的互联网市场,已经成为中国直播平台“出海”的新蓝海,而集中在东南亚和西亚北非的十二大热点国家,无疑成为首批显现的直播出海新大陆。

新挑战:直播出海成功的三大锦囊

对于出海的直播平台而言,如果要在异国他乡站稳脚跟,需要守住合规的底线,把握本地化运营的关键,还要突破变现难题。这三大关卡,挑战重重,但也已有经验值得借鉴。

    第一,固守底线:直播出海如何融入当地意识形态?

直播在社会意识形态方面,和当地的政治、文化和法律环境密切相关。当前,直播出海普遍面临着色情、宗教、政治、版权四大底线问题。

第一,色情暴力阻碍发展。出海直播平台上的色情暴力内容,不仅会引致法律的惩罚,也会阻碍正常的行业发展。例如据报道显示,部分出海平台曾因内容问题被官方机构关停,或被广告商拒绝。

第二,宗教风俗尊重为本。除了要避免色情暴力的内容外,各地的宗教风俗影响更广。例如东南亚印尼是全球穆斯林最多的国家,西亚北非伊斯兰教盛行,印度约83%的人信奉印度教等。要慎重避免违反教义的内容伤害平台用户。

第三,政治高压线不可触碰。
对于恐怖主义、宗教冲突、领土争端等这些敏感内容,一旦出现在出海的直播平台中之中,如果引发高频度的观看和社交传播,有可能引发政治舆论风波。

第四,版权保护意识需加强。对于直播平台而言,内容版权问题也受到越来越多的重视,直播时使用未经授权的影片或电视节目、演唱会现场等内容,都是涉及版权侵犯的行为,而这方面引发的纠纷海内外均已出现,成为平台管控的一大难题。例如据报道,某出海直播平台就曾因用户直播其在电影院观看的电影,而被制片方起诉。

如何防范于未然?人工智能是必然方式。

当前,出海直播平台普遍会在主播上线前对其进行培训,明确违法违规行为和相应的惩处规定。部分平台会在网站首页Banner位置明文列出禁止的直播行为和相关法律法规。同时组建专业监控团队进行7*24小时后台实时监控。

而随着直播平台扩张、内容海量增长,这些方式还远远不够,人力成本倒逼技术进步。未来直播平台该如何管控平台内容,彰显自己的态度?

人工智能技术的应用,已经在路上。例如,17直播设计开发了SKYEYE 监管系统,对直播内容进行自动识别,违规识别率高达99%。Live.me的人工智能后台对直播过程中的黑屏、卡顿、色情表演可以达到90%的识别率。

除此之外,7Nujoom等平台不仅尊重当地宗教风俗,更深入当地举办社会公益活动,不仅固守底线,同时创造更好的声誉,吸引用户。

    第二,形成壁垒:直播出海如何实现本地化运营?

直播作为内容类产品,出海时本地化运营非常重要。相比于全球化布局的互联网巨头平台,更加侧重于UGC模式的运作。而国内出海企业,从内容运营和产品体验两方面把握本地化的关键,有望形成有力的竞争壁垒。

首先,主播内容生产的本地化:三条路径。

据腾讯研究院的调研数据显示,直播平台的主播效应明显,主播作为内容生产方,成为流量入口的地位凸显,而且平台签约对于主播维系的效果明显。在出海直播平台上,对于主播的内容生产,普遍已经在以下三条路上开始尝试:

第一条路,走第三方公会/经纪公司合作路线。

直播出海平台初入当地,与本土的经纪公司或主播公会合作,将主播的招募、培养工作外包,可以快速获取本地化主播,提升知名度,打开平台局面。例如,Yeye Live和Kitty Live选择与艺人公司、当红脱口秀节目等合作,请明星与网红入驻,为平台快速导流。Kitty Live建立主播代理制度,鼓励主播组织工会,并作为管理人员享受提成。

当然,不同于国内已经成熟的市场,海外部分国家娱乐业并不发达,尚未形成网红经济,在公会组织上还是一片空白。即使有公会,也可能存在着管理低效、无序,培养不足的问题,市场培育还需时间。

第二条路,走平台签约主播路线。

除了公会合作外,很多直播出海平台同时也会选择第二条路,主播的招募通过投放广告、组织宣传活动、用户推荐等方式开展,主打素人才艺直播,提升平台盈利水平。

例如,7 nujoom采取主播由平台统一招募和管理,BIGO LIVE团队在线上线下多渠道挖掘,初入泰国3个月就获取到超1000名主播。

第三条路,走平台自制节目路线。

面对主播UGC内容生产的同质化和良莠不齐,国内许多平台已经开始向平台自制节目发展,出海平台同样如此。例如,7Nujoom对接电视台等传统媒体,互换优质节目资源,实现共赢;WaaShow希望利用主播资源在多国成立公会,制作网剧等,谋划向内容制作和艺人公司发展。

其次,产品用户体验的本地化:细节决定成败。


例如语言问题,“一带一路”出海主要涉及英语、俄语、阿语(又涉及30多种地方方言),印度语等多种语言。这对产品设计者提出较高要求,如何做出语言规范正确、符合阅读习惯的产品?又如何解决使用不同语言的用户和主播的沟通问题?

国外平台已经探索出一些经验。出海中东的7Nujoom选择当地人参与产品设计,将平台的UI、文本内容、图标等都按照当地自右向左的书写和阅读习惯设计。Up Live引入Google翻译工具同步翻译文字信息和语音对话。

资料来源:7Nujoom网站

当然,无论是文化差异下的意识形态管理,还是内容和产品的本地化,都离不开本地运营团队的建立。对接主播、用户、活动、客服、营销等多个方面,分工合作尤为重要。既要有过硬的技术支持后盾,又需要有本土化的运营服务。前者是中国互联网的优势,后者则需要当地团队的支持。通过不断积累本地用户的习惯和粘性,才能形成出海平台的核心竞争力。

    第三,脱颖而出:直播出海如何破解海外盈利难题?

对于国内直播平台而言,普遍呈现出高估值和低利润的矛盾,直播平台的泡沫正在挤出。对于出海平台而言,同样面临着盈利的挑战。

而不同的是,“天价签约和带宽的烧钱”对于尚处于起步阶段的海外直播平台而言,往往并非当下之急,支付手段的瓶颈和盈利模式的单一,成为直播出海变现的核心阻碍。

一方面,在线支付环境不成熟是瓶颈。

在线支付的便捷度是直播营收实现的关键点。目前来看,“一带一路”上国家的线上支付情况,普遍不如国内,为直播的变现带来挑战。

据CNNIC数据显示,截至2016年底国内网上支付的用户规模达4.75亿,网民的网上支付使用比例为64.9%。联合国预测2020年中国零售支付中现金支付将仅占三成。

相比之下,“一带一路“热点国家所在区域,往往用户习惯现金支付,银行卡渗透率低,电子支付推广不易。而现有的线上支付中,电信运营商短信充值、第三方电子钱包的线下点卡充值等方式较为普遍,成本高、便捷性差。


资料来源:公开资料,Payssion,腾讯研究院分析

虽然阻碍尚存,但随着国内支付宝、微信支付等第三方支付平台通过投资或战略合作的方式拓展海外市场,以及印度等地无现金化的政府政策推广,“一带一路”国家的在线支付水平有望逐步得到提升。

另一方面,变现模式的多元化有待突破。

对于直播出海平台而言,往往以打赏模式为主,直播变现仍需时日探索。

条件良好的地区盆满钵满,而条件差的地区则生存艰难。据报道显示,WaaShow进入越南,每个月仅仅5-7万打赏收入,甚至难以覆盖主播十几万底薪。如果主播难以获得高收益,也会对优质内容创造的动力和质量造成制约。

对国内而言,盈利问题同样困扰着直播行业的下一步发展。国内直播平台,已经在探索从最初的道具打赏、广告植入,一步步发展向内容付费、垂直联运和2B端等多元化变现的趋势。

海外直播平台,也在向其他盈利方向转型。例如,WiMi Live希望从单一的道具付费拓展,挖掘优质内容订阅和会员付费等付费方式,并尽可能提升付费率。Up Live直播考虑在用户存量积累到一定量级时,发展新的变现方式,如品牌广告、电商合作。

当然,不容忽视的是,变现方式的选择也离不开本地化考量,例如插入视频广告需要关注当地用户对于广告的容忍度,以及网速和带宽条件等。

新畅想:直播出海未来的三大猜想

直播出海热潮涌现,对于直播出海的未来,其实还可以期待更多。

    第一,窗口期不多,并购已然开始

直播出海起步晚于国内,可以设想,随着越来越多的直播项目与资本出海,几年内也许海外直播市场同样会步入下半场,从分散走向集中成为趋势,整合洗牌会逐步增多。

一个原因是,获取直播产品和全球化的布局需求,促使巨头发起收购。因为开发一款产品,并进行深入的本地化运营,需要大量的人力投入和经验积累,而相比之下并购往往是快速切入的方式。

欧美已有许多例子,如2015年Twitter收购Periscope,上线直播业务。2016年底,英特尔收购Voke,进入VR体育赛事直播市场。“一带一路”作为红利聚集地,很可能成为资本巨头未来布局收购的热区。

第二个原因是,流量和资本获取不易,促成平台抱团取暖,实现业务协同和双赢。

2017年2月,同为出海产品的直播平台KittyLive与社交平台Mico合并联姻,丰富多元的内容加上稳定的社交关系,提高用户的活跃度和粘性,同时增大平台收入想象力。

    第二,全球化扩张,有望回流国内

据腾讯研究院统计,过半的出海直播平台,都迈出了全球化的步伐,主要分布在东南亚及南亚、西亚北非、欧美三大区域。出海“一带一路”的直播平台中,下载用户在这三大区域均有分布的为26%,分布两大区域的占比29%。最初进入一个地区,旗开得胜之后,直播出海平台往往会快马加鞭登陆其他市场,将产品资源和运营经验应用到全球各处,开拓更多用户。

比如Kitty Live当前主要市场是东南亚地区,但已经着手测试和布局日韩、中东、拉美等地。YY旗下的BIGO LIVE在泰国首发连续七天登顶iOS总榜免费榜后,迅速抢占越南、印尼、俄罗斯等多个地域。

带着海外运营经验和资本积累回国也是不错的选择,毕竟面对国内近14亿的庞大市场,而且本地化更为容易。例如出海短视频类应用Muscial.ly不久前就开启中国运营团队的招募组建。

发展国内业务,除了自主建立外,与国内已有市场基础的产品合作,导流、宣传成本和政策风险或许更低。

    第三,从平台出海到文化出海

互联网企业,已经经历从工具出海到内容出海的浪潮。

早在2012年,工具类应用如安全清理、浏览器、手机桌面等引领了第一波出海浪潮,解决了中低端互联网市场中智能手机用户最基本的使用诉求,俘获了大量的用户和口碑。而今,用户基础需求得到满足、使用和付费教育初步完成,随后,游戏、新闻资讯等内容类产品试水海外,从2016年开始,直播平台出海迎来爆发。

内容出海,不仅是内容平台的出海,更重要的还有内容和文化的输出。

国内以优质IP为核心的网络文化产业正在蓬勃发展,2016年营收3820亿元,2020年预计将位列世界第二。在其中,文化出海已经成为潮流。例如,网络文学出海,掀起欧美阅读热潮;三国、武侠类游戏获得东南亚用户追捧;“花木兰”“孙悟空”等中国形象在海外影视中频频现身。这些都反映出外国受众对中国文化的兴趣和购买意愿。

出海直播平台7Nujoom,就曾策划过许多中阿文化交流活动,推广中国文化,如埃及主播来中国与“孙悟空“直播、黎巴嫩友人长城游直播、沙特主播学写毛笔字直播等。

春节期间沙特主播直播学写毛笔字

资料来源: 7Nujoom

从平台出海,到文化出海,直播平台未来或许将作为一个通道,向“一带一路“乃至全球各地输出中国内容、文化和价值观。

结语

国内的直播引发舆论热潮,既经历过烧钱的疯狂,也承受过关停的落寞。相比之下,海外直播还是个新生儿,伴着市场红利成长,却也面临着多重难关的挑战。

值得欣喜的是,它们正借鉴国内同业和出海的经验,探索本地化的道路,及更多创新的产品内容、商业模式和运营策略。未来,还有更多的挑战和机遇,等待着出海的中国直播。在“一带一路”和全球化进程的风潮中,直播行业作为代表性的缩影,值得期待。

作者:腾讯研究院
来源:腾讯研究院
本文为作者授权鸟哥笔记发布,转载请联系作者并注明来源。

编辑:admin